<address id="dpznx"><noframes id="dpznx">
      <ruby id="dpznx"></ruby>

      <tr id="dpznx"></tr>

      <big id="dpznx"></big>

      <tr id="dpznx"><tt id="dpznx"></tt></tr>

      1. <ruby id="dpznx"></ruby>

          主頁(yè) > 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 > 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 > 疫情期間工程行業(yè)三大痛點(diǎn),2020建筑業(yè)該怎么走

          疫情期間工程行業(yè)三大痛點(diǎn),2020建筑業(yè)該怎么走

         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-03-23 16:22 ?? 閱讀:

          一:低價(jià)中標

            低價(jià)中標一直以來(lái)都是建企的緊箍咒,你不低價(jià)中不了標,你低價(jià)了,要虧。雖然我們都知道低價(jià)中標“餓死同行、累死自己、坑死甲方”,但是只要是在低價(jià)中標這一游戲規則里,沒(méi)有最低,只有更低。

            其次盡管這幾年的人工成本、材料價(jià)格不斷上漲,但工程定額一直沒(méi)更新,而更惱火的是中標價(jià)格反而越來(lái)越低,在這種情況下,能做出優(yōu)良的工程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,你不覺(jué)得嗎?

            中標價(jià)格低,進(jìn)場(chǎng)后利潤空間也被壓榨,建設方出于成本考慮,進(jìn)場(chǎng)前經(jīng)過(guò)幾輪優(yōu)化,進(jìn)場(chǎng)后還要拉著(zhù)總包來(lái)出謀劃策,這個(gè)工程做法取消、那個(gè)工程做法變薄一點(diǎn)!無(wú)梁樓蓋取消暗梁,這是偷工減料,出了事就是謀財害命!還把責任分攤給了設計和施工單位!你不干,有人排著(zhù)隊等著(zhù)干!你講原則,那就準備餓死!不但增加了施工方難度,利潤空間也進(jìn)一步被壓榨!由此有產(chǎn)生了不少豆腐渣工程!

            二:營(yíng)改增的痛

            營(yíng)改增之后,建筑企業(yè)面臨的,卻是一個(gè)更加麻煩的局面。因為,原來(lái)這行業(yè)的激烈競爭,造成很多工程只能低價(jià)中標或低于成本價(jià)中標,也就是基本沒(méi)有利潤或者是項目到手的時(shí)候就是虧的?;靖鞴静扇〉木褪琴I(mǎi)材料不開(kāi)票的方法。你去任何一個(gè)建材市場(chǎng)或廠(chǎng)家,開(kāi)票一個(gè)價(jià),不開(kāi)票一個(gè)價(jià)。在以前的稅制下,很多工程單位都不開(kāi)票,反正稅就是那3個(gè)多點(diǎn),固定的,你自己能省的成本當然要省了。

            到了稅改后,雖然可以增值稅抵扣,但是你買(mǎi)材料時(shí),如果想開(kāi)材料票抵扣,就會(huì )面臨材料費用上漲6個(gè)點(diǎn)甚至更多。另外,稅負沒(méi)有得到多少實(shí)惠不說(shuō),還麻煩了(要求三流合一)。

            其次,營(yíng)改增對承包商尤其是分包商的施工管理及利潤率產(chǎn)生了很大的沖擊,但是工程分包甚至大包的格局在相當長(cháng)時(shí)間內仍然很難改變。由于預算造價(jià)中包含11%的增值稅,承包商的壓力不算特別大,因為他可以把擔子甩給分包商,讓分包商提供相關(guān)的抵扣發(fā)票,老項目3%的簡(jiǎn)易征收稅率還能輕松應付。但是對于分包商來(lái)說(shuō),營(yíng)改增可以說(shuō)是“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”。

            營(yíng)改增后分包商面臨的挑戰巨大,從以前稅率基本為零,到現在稅率6%,甚至是8%;從以前運營(yíng)一個(gè)公司就可以,到現在需要運營(yíng)勞務(wù)公司、機械租賃公司、材料公司等等,所需要的日常管理運營(yíng)費用自然不可同日而語(yǔ)了。

            所以,現在的工程行業(yè)已經(jīng)陷入到左右為難的情況,完全按稅務(wù)規矩辦事,幾乎是白忙活,不按規矩辦,那就是違法犯罪,要坐牢的,你叫我們上哪里去說(shuō)理去?

            三:違法分包

            我國的《建筑法》、《招標投標法》、《合同法》都明文規定建筑工程主體部分不能分包,分包的其他部分要經(jīng)過(guò)業(yè)主的同意。但那是理想狀態(tài)中的,而現實(shí)中是不可能實(shí)現的。

            舉個(gè)很現實(shí)的例子,比如:從一些企業(yè)的產(chǎn)值和人數上都能很明顯看出端倪,例如某央企2016年產(chǎn)值為18612億,該企業(yè)總人數約為25萬(wàn),人均產(chǎn)值約為740萬(wàn),這么高的人均產(chǎn)值不分包怎么可能完成?

            那么違法分包之所以長(cháng)期存在,肯定是有根源的。我們都知道能夠參與大型工程項目投標的特級資質(zhì)、一級資質(zhì)企業(yè)雖然在技術(shù)管理方面具有優(yōu)勢,但是在勞務(wù)及機械設備資源方面卻是他們的薄弱環(huán)節。而資質(zhì)級別較低的企業(yè)卻往往擁有整合機械設備和勞務(wù)資源的優(yōu)勢,因此主體工程乃至全部工程分包(俗稱(chēng)“大包”)長(cháng)期存在是普遍現象。

          ? 高清国产人妇牲交视频|亚洲欧美日本人成在线观看|精品哟哟哟国产在线不卡|久久久久青草线蕉亚洲|97资源网总站人人超碰|亚洲欧美日韩国产vr在线观|亚洲国产欧美久久香综合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dpznx"><noframes id="dpznx">
              <ruby id="dpznx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<tr id="dpznx"></tr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dpznx"></big>

              <tr id="dpznx"><tt id="dpznx"></tt></tr>

              1. <ruby id="dpznx"></ruby>